lucifar

我真的应该选D吗……良心不安

最简单的话语,诉说最真切的情意

化妆前和化妆后,初中生表示hold不住了

先感谢太太 @gin27cat 的整理,
忽然发现我快连成五角星了,
蜘蛛网?emmmm……

车,文笔渣的萌新,ooc是肯定的,希望大家能看的下去。

宗mika 玩偶想说的

        影片最近捡了很多废弃的玩偶回家,这点让宗很在意。
        影片之前不是没有带回来过,但数量在慢慢的增加。但等到玩偶堆成像小山一样高时,宗也有些受不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non!影片!不要捡这么多废弃的玩偶带回家!”宗微微蹙眉,停下了手中的活计,将倚靠在他鞋旁的玩偶扶起来,抬眼望向影片。影片正在灯光下修补这些玩偶,异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线缝,听到老师的话,他急忙抬起头,如懵懂的幼兽一般望着斋宫宗。可能是被突兀的声音惊到,一个不小心又把针尖扎进了手指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哇!对不起啊老师!”影片非常抱歉的看着宗。“是我没注意,一不小心又捡了这么多。唔……果然还是没有记住老师说的话啊……”说完又像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,也总算是把刺入皮肤的针尖取了出来。看着渗出来的一小颗殷红血珠,不自觉的放在嘴唇上抿了抿。
       “non!你这失败作!不要做这么有失礼仪的事!”宗的眉毛已经蹙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,他把布料放置在桌子上,起身取来急救箱,拿到影片前面。打开急救箱,拿棉签沾了沾医用酒精,轻轻的给那细小的伤口消毒,又贴上了创口贴。影片的手被他的老师握在手里,让愧疚的脸颊更像熟透的苹果了。看着这一举一动都僵硬起来的人偶,宗不满的“啧”了一声,望向他那一黄一篮的眸子。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”他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影片的脸上又挂起了被他说作是“傻笑”的笑容,可爱的眼睛又睁大了一些,像是怀春的少女一般看着他。或许这个失败作也没那么不堪入目,宗心想。影片的嘴这时动了动。“我觉得,老师对我真的好温柔!”影片顿了顿,又小声的叨咕着。“我明明只是个失败作,老师却把我从垃圾场捡了回来,一点点的修补着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老师是最温柔的!”
        宗仿佛被他至深的感情蛊惑,那一地残破的玩偶,仿佛都长出了黄蓝的异色眼瞳,真挚的望着他,传达着“我爱你”的字句。而真的影片,也真挚的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好爱老师啊!”
        回答影片的,是一个温柔的拥抱。